首页 > 资讯 > 财经要闻 > 正文

周小川:银行能力修复仍需利差激励

2010-09-10 01:04:00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 添加收藏

  9月9日,在牛津大学中国中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首届“牛津中国财经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央行目标和任务不一定越简单越好,在不同阶段央行关注的重点需要不断转变,应以多目标代替单一目标。他还认为,实体经济恢复需要有一个好的金融激励制度,中国较高的利差是有合理性。而中国银行业利差并不是最大,缩窄利差可能会影响银行放贷的积极性。

  周小川表示,过去央行一直把保持低通胀率作为主要任务。“我们总以为,央行的目标和任务越简单,越能与公众沟通,从而引导公众的预期也会更有效。但现在看来,实际市场并非我们预想的那样简单,在不同阶段央行关注的重点需要不断转变,要以多目标代替单一目标”。

  而金融危机过后,令央行的关注点有所转变,“现在我们会更加关注金融体系的稳定。危机给予我们教训是,即使回到平稳的宏观环境,也需要保持警觉。”周说。

  危机也对传统的金融体系监管观念提出了挑战。周小川说,整体金融体系的状况不是单个金融体系简单相加能够代表的,需要对系统层次的风险特别防范。

  周小川指出,金融危机导致央行对金融体系健康性的看法发生了转变。过去对金融稳定的开发时,单个的机构健康了,总体也就健康了。实际上,单个个体的健康之和并不等于总体的健康。

  周形象地以治病四阶段来划分金融稳定。他认为,金融机构处于完全健康状态和最差的“关闭破产”状态者并不多,更多的机构都位于中间状态——处于一边干活一边吃药的“亚健康”状态,即“在线修复”阶段;而另一种病得较重,需要回家住院、养病,也即正常的信贷业务不能继续,需要回去修理负债表,不能再为实体经济服务,即“离线修复”。

  考虑到离线修复对实体经济的破坏。央行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更多会关注在线修复阶段研究,要求一些特别是大的金融机构不能“下岗”。

  他指出,首先关注金融机构自我修复能力的培养。当然,如果它财力有限,自己买不起“药”,那就得帮他治病。这当然涉及到成本回收的问题。

  而对于欧美国家实业体系抱怨金融体系对于经济恢复出力不够,周小川提出,需要研究央行是否要给整个金融体系提供激励体系,比如对于银行放贷的积极性和自我恢复能力,央行是否要进行调节。

  至于采取何种工具进行激励,周举例称,可以对银行贷款利率设定下限,但大企业发行企业债的利率没下限,由此可以鼓励发展直接融资,调节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

  不过,也有人指责国内为银行机构设置了太大的利差空间,可能过度激励银行资产负债表膨胀的风险。。

  周小川坦言,利差较大问题,背后有原因。“自2003年开始我们对金融机构进行''在线修复’以来,过去的不良资产把资本系统全部吃掉,直到现在仍然不够,现在利差大一点,也是为了使得各个金融机构自我恢复能力能够提高”。

  他提请重视改革的国情背景,“中国不能老跟发达国家比,毕竟营运和法律环境都有差距。即便和新兴市场国家比,一些国家的利差比我们还大。”

  危机来临后,各国都在降低利率,中国也降低了利率。不过,周小川提出,利率太低商业银行的储蓄成本很小,会导致银行没有发放贷款的压力,“零利率可能导致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服务减弱”。

  周小川表示,下一步央行只出政策利率,其他让市场办,不过还是会对利差有一定的管理,从而促进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服务。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纳税服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北京航天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纳税服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后有问题?点击这里请教专家收藏 打印 关闭

输入验证码看不清?请点击刷新!
*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

会计人生

互动交流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