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百家税谈 > 正文

“税负过重”无依据 企业减负当继续

2016-12-21 14:06:22来源:经济日报作者: 添加收藏

  “死亡税率”说法不靠谱,首先体现在根本就不存在这个概念,没有实际依据和调查口径,更多属于情绪表达;其次,我国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主体税种的税率,在世界范围并不属于最高水平;再次是误把保险费、土地成本、电价成本,甚至“五险一金”等成本,统统“算账”计入税收负担

  减少企业“痛感”,务实之策就是继续为企业降成本

  刚刚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同时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以及用能成本、物流成本。这些措施均剑指企业运营成本较高的“痛点”

  最近,微信朋友圈转发有关“死亡税率”的观点吸引了不少眼球。该观点认为,如果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边缘,这就是所谓的“死亡税率”。记者通过对有关部门、权威专家、市场人士多方采访证实,这一说法缺乏有效依据,夸张成分较大。

  这一说法不靠谱,体现在3个方面:“首先,根本就不存在这个概念,没有实际依据和调查口径,更多属于情绪表达。”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对《经济日报》记者分析说。其次,“我国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主体税种的税率,在世界范围并不属于最高水平”。白景明说,看一个国家企业税负是否过高,一个研究角度就是“抓主要矛盾”看主体税种的税率水平。以增值税为例,我国最高档为17%,与俄罗斯、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希腊等国增值税最高档相比并不算高。再次,计算税负的统计口径出现偏差。有企业家称“中国制造业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就把保险费、土地成本、电价成本,甚至“五险一金”等成本,统统“算账”计入税收负担,从而得出税负过重“逼死”企业的结论。

  就税收本身而言,这几年我国大力度减税降费,同时还规范税收征管、有效提升纳税服务水平,目的就在于全方位为企业降低纳税成本。以营改增为例,今年5月份到10月份,新纳入试点的四大行业累计缴纳增值税5554亿元,与应缴纳营业税相比,减税965亿元,税负下降14.8%。再以改革初期争议较多的金融业为例,5月份至10月份分别为增税3.04亿元、减税94.11亿元、减税7.18亿元、减税10.11亿元、减税194.43亿元、减税33.67亿元,剔除6月份、9月份银行等按季纳税不可比因素,实现了税收负担由增到减、由少减到多减的变化。对于质疑减税效果、认为税负逼死企业的观点,白景明认为过于极端。“我国为促进经济稳增长,减税降费力度远超过其他国家。除了营改增减税之外,还有小微企业减免税优惠,以及取消几百项行政事业性收费,都有助于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白景明说。

  那么,为何会有“死亡税率”这样偏激的观点产生?“虽然说法过于夸张,但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税收‘痛感’强烈。”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说。这一“痛感”是多方因素交织的结果;一方面,经济下行企业经营压力较大,现金流趋于紧张,对税收问题变得更为敏感;另一方面,水电气成本、制度性成本、人力用工成本等形成沉重的综合成本,共同挤压企业生存空间。此外,随着税收征管水平的提升,企业大部分纳税信息,特别是增值税发票的流转行为得到全面监控,营业税时期少缴税、偷漏税的情况再难发生,造成一些企业实缴税款增加。

  减少企业“痛感”,务实之策就是继续为企业降成本。

  首先,进一步释放减税红利,惠及更多企业主体。“以营改增为例,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超出预期。如果没有营改增迈出关键的一步,重复征税将继续存在。但改革依然在路上,还需进一步完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连起表示,比如政策层面存在税率档次多、类似业务适用政策不一,以及免税、先征后返、虚拟抵扣、差额征税等优惠方式较多的问题;实践层面,也需进一步引导企业用好增值税抵扣机制,确保政策有效落地。他建议,一是统筹考虑财政承受能力、宏观调控需要等因素,适当简化增值税税率;二是进项税额大于销项税额形成的留抵税额,不能够抵扣的建议当期退税,有助于增加企业的现金流;三是增值税制度应向制造业倾斜,适当降低税率,更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其次,多措并举,降低用能成本、物流成本和人工成本等让企业头痛的“包袱”。以人工成本为例,占大头的就是“五险一金”。有报道称,在全国不少地方“五险一金”总费率达到企业工资总额的39.25%。“建议该比例降低10个百分点,保持在30%以下的水平。”张连起同时还建议说,降低电价也是企业降成本绕不开的一个关键点。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电力体制改革也得到进一步推进。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司长施子海曾表示,今年两次降低电价,共减轻工商企业电费支出负担470亿元左右。

  再次,加大简政放权力度,减少企业不必要的时间成本和人财物消耗。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近3年来,企业微观经营效益普遍下滑,制度性交易成本依然偏高,“权力中介”现象普遍存在。这些隐形的制度性成本,加重了企业负担,却又无法带来相应的产出和效益。

  刚刚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同时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以及用能成本、物流成本。这些措施剑指企业运营成本较高的“痛点”。只有理性看待当前经济形势、直面存在的问题,切实有效地将政策措施落实好,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纳税服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北京航天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纳税服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后有问题?点击这里请教专家收藏 打印 关闭

输入验证码看不清?请点击刷新!
*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

会计人生

互动交流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