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百家税谈 > 正文

发改委谈"死亡税率":个案不必过分解读

2017-01-11 14:05:16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 添加收藏

  1月10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介绍了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

  预计2016年GDP增速为6.7%

  今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和深化供给侧改革举行发布会。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示,前年年底和去年年初,大家对中国经济的运行并不乐观,甚至有点担忧,有的机构和专家预言中国经济可能出现“塌方式”下滑、中国经济的硬着陆难以避免,“这些预言和预判都会落空,这一年走过来,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徐绍史表示,过去一年,中国经济运行在合理的区间,产业结构在不断优化。第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GDP增速都是6.7%,预计全年也在6.7%左右。

  他说,预计2016年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会突破70万亿人民币,增量大约是5万亿,这个增量与五年前年增长10%的增量基本相当,相当于1994年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这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当中表现也是突出的。

  回应“死亡税率”:不必过分解读企业练好内功

  2016年的年末,随着曹德旺的一段访谈,我们国家企业的税负在朋友圈里一直看涨到了“死亡税率”,这种舆论的背后实际反映了一线实业家的一些担忧,乃至整个社会的焦虑。在10日的发布会上,徐绍史对此做出了公开回应。

  徐绍史回应称,曹德旺是一些个案具有它的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既要看到绝对的成本,也要看到相对的成本;既要看个案,也要看总体;既要看成本竞争力的指数,也要看构成指数的具体数值。

  徐绍史指出,财政部、税务总局分别从税制改革和税负构成的角度作了分析和回应。他们的结论是,我们国家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两个部委的分析非常重要。

  徐绍史同时也表示,发改委也非常关注这些企业的诉求,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的成本。

  他说,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的成本,去年一年取得了积极成效。1—11月份全国规模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收入当中的成本同比下降了0.14元,主营业务收入的利润率同比提高了0.26个百分点。去年我国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大数大概1万亿左右。

  徐绍史最后建议,企业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在注意用好国家政策的同时,练好内功,加强管理,努力降本增效,这样双方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企业成本下降就会取得更快地进展。

  2016年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安置职工70万

  2015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核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此成为中国经济的指导方向。经过一年多的进展,中国的去产能工作成绩显著。

  徐绍史表示,去年我国确定的钢铁去产能目标是4500万吨,煤炭去产能目标是2.5亿吨,年度任务已提前超额完成。去产能需要重新安置职工,煤炭行业涉及到62万职工,钢铁行业涉及到18万的职工,到去年年底安排的职工已经接近70万。

  他介绍,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前年1-11月亏损529亿,去年1-11月盈利331亿,煤炭企业的利润也增长了1.1倍。此外,商品房待售面积从去年1月份以来已连续10个月下降,市场化债转股和企业兼并重组也在有序推进,实体经济的成本有所下降,重点领域的补短板工作也取得了积极成效。

  徐绍史表示,不少国家都意识到持续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局限,对结构性改革更加关注和重视。一些知名的国际机构和媒体都认为随着关停落后产能、企业的兼并重组、债转股、资产证券化等工作的推进,中国经济新动能已经开始聚集,今后一段时间会迎来新一轮经济上升周期。

  中国总杠杆率处于中等水平并不明显偏高

  中国的高债务率和其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一直是国内外关注的焦点,高企不下的杠杆率甚至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的一颗定时炸弹。在10日的发布会上,徐绍史对中国目前的杠杆率情况做出了回应。

  他表示,根据国内外研究机构的测算,中国总杠杆率在主要经济体中处于中等水平,并不明显偏高。从数据来看,在250%左右,大体上跟美国相当,低于日本、西班牙、法国和英国。

  徐绍史说,政府和居民的杠杆率在主要经济体当中是最低的,政府杠杆率大概只有40%,居民的杠杆率也是40%;中央政府也就16%,地方政府稍微高一点。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偏高,机构测算结果大概为150%左右,高于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在政府杠杆率方面,政府债务相当一部分形成了优质资产。

  不过,徐绍史同时强调,这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一是要积极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企业高杠杆率带来的风险;二是也不必过于担忧。去年10月份国家发布了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文件,银行、实施机构和企业都积极响应。

  据了解,目前工农中建四大商业银行通过所属机构,还有一些资产管理公司,比如信达资产、陕西金融资产等,已经跟煤炭、钢铁、有色、建筑工程、交通运输这些领域的23家企业签订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整个协议额超过3000亿人民币。

  “总体上看,在对象企业的选择、实施模式的方案、预期效果方面,都符合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符合国务院文件的精神。徐绍史表示,在今年还会进一步加大力度来推动这项工作。”他说。

  “双创”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后,就引起了外界的强烈反响和关注。在中国经济增长传统动力逐渐衰退的背景下,双创被认为是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徐绍史在发布会上指出,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的过程当中,“双创”确实取得蓬勃的发展,对新动能的成长、带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他援引数据称,去年前11个月,高技术制造业和创新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了10.6%和10.87%,都是两位数,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多了接近5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和创新产业的发展对整个产业链的带动、牵引的力量是很大的。

  此外,中国的创新创业全面推向纵深,我们去年设了28个双创示范基地,示范基地正在加快推进,全面创新改革实验也取得了突破,新兴产业创投引导基金已经投入运行。

  “前不久“十三五”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规划刚刚公布,国务院刚刚审议通过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新旧动能转化的指导意见。我相信,这些文件出台之后会进一步促进创新驱动战略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工作。”他说。

  回应“给予外企超国民待遇影响公平竞争”

  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最近有媒体报道中国企业在2016年的跨境并购交易额超过了2000亿美元,另一方面还有报道称,中国政府给予了外国企业在华公司超国民待遇和补贴,影响到了公平竞争。请问徐主任对这两个问题怎么看?

  徐绍史就此回答称,最近这一两年吸引外资和境外投资确实有了一些新的变化。随着中国的经济增长,企业“走出去”投资并购,一些企业在全球布局,都是非常正常的。今年1—11月份,中国非金融类的境外投资已经达到161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5.3%,全年估计会达到1700亿美元。

  徐绍史表示,中国政府支持国内的企业,特别是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既有利于中国的产业转型升级,也有利于推动与世界各国的务实合作,所以,中国政府一直是支持的。至于境外并购是不是有2000亿美元的额度,因为整个非金融类投资也就是1700亿美元左右,这里面还包括一些绿地投资,并购数额肯定是没有这么大。

  徐绍史指出,政府也注意到,在境外投资、对外投资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够理性的倾向。这可能会引起风险,这些风险一旦爆发,对投资国和投资目的地国都是不利的,因此政府在做分析,要加强引导。现在政府对大额非主业的投资和一些不规范的投资行为要进行真实性、合规性的审核,引导企业审慎决策、精准投资、理性投资。这也是必要的,但是政府支持对外投资这个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

  徐绍史在回答第二个问题时指出,这涉及到统一开放和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问题。中国作为世界前列引进外资的国家,一直致力于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无论是对外资、对民资、对国资,都是一视同仁,不给予某一个国家、某一类企业特定的“超国民待遇”。当然,中国对有些产业、有些企业给予一些政策的支持,这也正常,也符合国际惯例,国际上很多国家也是这么做的。

  徐绍史强调称,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刚刚通过一个《关于扩大开放积极利用外资的若干措施》,这个文件最近就要印发,这个文件提出20条措施。中国要进一步开放市场,进一步引进外资,而且会在统一开放、有序竞争的制度环境和市场环境上下更大的功夫。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纳税服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北京航天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纳税服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后有问题?点击这里请教专家收藏 打印 关闭

输入验证码看不清?请点击刷新!
*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

会计人生

互动交流

论坛精华